<!--go-->    清晨,云鹿书院。

    许家借宿的小院里,许七安脸色苍白,拄着拐棍,站在屋中,望着许平志,说道:

    “二叔,咱们不必去剑州了,过段时间,你们就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皇帝死了,京城最大的隐患已经排除,其他人物,包括太子在内,与他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甚至太子现在恨不得给他送锦旗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再者,有了斩昏君的凶名,谁还敢惹许银锣?

    因此二叔一家非常安全,不需要去剑州避难。

    许平志“嗯”了一声,看着他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许七安转身,看向婶婶,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,道:

    “婶婶,这些年多谢照顾,以前我不懂事,性子冲动,你别见怪。银票是我的部分积蓄,你收好,一家人的吃穿用度,还靠你操持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要离京一段时间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婶婶抿了抿嘴,接过银票,轻声道:“银票我会替你留着,将来娶媳妇用。”

    那这些可不够,我的媳妇可多了........许七安嘴角翘了翘,转而看向许玲月,笑道:

    “大哥这次离京,可能时间要久一点,短则一年半载,长则三年以上,想来那时? 玲月已经嫁人了。。可惜喝不上你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许玲月咬着唇? 美眸里蓄着泪水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少女,宛如六月里摇曳在清水中的芙蓉? 清丽? 皎洁,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朵养在许家深闺里的娇嫩花儿? 对大哥即将离去的事实,分外伤感。

    接着? 许七安伸出手? 揉了揉小豆丁的脑瓜,柔声道:“让大哥抱抱你,大哥从来没有好好抱过你.......”

    许铃音抱着大哥的脖子,大声宣布:

    “大哥? 我会藏好鸡腿等你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又藏在鞋子里?那还能吃吗? 吃了会不会当场去世啊........许七安感动的揉着幼妹的脑袋,笑道:

    “在鞋子里藏几天,然后留给师父吃,知道没。”

    许铃音用力点头:“嗯!”

    告别一家人,许七安离开小院? 沿着山阶,独自下山。

    “大哥~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许玲月的呼叫声? 大妹妹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,朝着他背影喊道:

    “我想去灵宝观修行? 我,我会等你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脚步顿了一下? 没有回头? 继续下山。

    屋子里? 等许七安走后,婶婶望着手里的银票,轻声道:

    “老爷,我想起来了,大郎的生母,生下他之后就走啦。走之前嘱咐我,一定要好好把他抚养长大。我记得姐姐是个很好的人,温柔端庄,很好相处。

    “她当年握着我的手,嘱托我照顾大郎,说的那么诚恳..........我知道她当年抛下大郎是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婶婶抬起头来,泪痕满面:“老爷,我养了他这么多年,他就是我儿子了。现在那人回来,要取他的命,我,我很难过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二叔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灵宝观。

    许七安拄着拐棍,朝着守门的道童,微笑:“我要见国师。”

    来之前,他向监正打听过国师和地宗道首交手的情况。

    监正说两败俱伤,然后“呵”了一声:

    “业火灼身。”

    道童看了他一眼,道:“道首有过交代,如果许公子来找她,可劲直入内。”

    灵宝观已经对我开启长驱直入的权限,那洛玉衡呢?

    许七安心里嘀咕着,拄着拐棍进了灵宝观。

    来到僻静小院,轻车熟路的推开静室的门,只见蒲团上,盘坐一位貌美的道姑。

    许七安愣了一下,从她身上看见了善良的小姨,妈妈的朋友,邻居家的大姐姐等等,一系列形象。

    这让他吃了一惊,因为洛玉衡似乎有些无法自控,无法收束她的“魅惑”。

    对于一位二品高手来说,这显然不是好事,这意味着业火灼身的情况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看到了,我的状态很糟糕。”

    洛玉衡红唇轻启,声音透着熟女独有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叹息一声:“来之前,我有洗过澡。”

    他这次来,除了探望洛玉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